鹤鸣

薰飒过激

有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

[薰飒]返礼祭

仿佛才回用lof🙇……
这篇实在是太好看了……。

影子总是如此慵懒:

返礼剧情的补充,有私设,有OOC。歌曲部分参考真人舞台剧,裕太宝宝赛高~


一场演出结束,后台几名成员各自收拾着东西,只听莲巳敬人抖开安排表提醒众人下一场演出在一个小时以后。羽风薰看了看手表,打算偷偷去关注一下自家两个学弟的进展。


大神晃牙和阿多尼斯顺利晋级到了下一场,晃牙沉浸在喜悦中无法自拔,是阿多看到了人群中的薰,背着晃牙偷偷向薰走来。


“哎呀,被发现了。”薰摊了摊手,又拍拍阿多厚实的肩膀,“干得不错。”


“不用担心我们,就算只有两个人,我们也会追上前辈的。”阿多一本正经地说道。


“是呢,你们不是在孤军奋战。”薰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就看见阿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怎么了?”他问。


“我和大神是不要紧,其实我有点担心神崎。”


薰赶到另一个舞台的时候,正轮到红月一回登场,说是红月,其实只有神崎飒马一个人。他认真又耿直的社团后辈此刻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舞台边缘等待音乐声响起,少年左手无意识地抓紧了不离身的佩刀,挺直了腰板,抿着嘴唇双目锐利地注视着前方。


在紧张吧……薰一眼看穿少年的窘境。也难怪,红月的两个重要成员这会儿正和他的吸血鬼搭档一起胡闹呢,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飒马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此时音乐响起,是红月惯用的《百花缭乱红月夜》,一个人的百花缭乱,飒马要怎么演绎?


只见飒马突然“哈”地吼了一声,身体随之动了起来,在激烈的前奏中他用力地摆动全身,手臂、腰肢、双腿都随音乐摇摆起舞,每个动作都尽可能地舒展,他的幅度比平时更开更大。他不再是那个默默辅助着前辈的影武者,一个人暴露在阳光下,他学会了释放。


前奏毕,飒马开口高歌,清亮有力的歌声瞬间吸引了台下观众的注意力。少年坚毅的脸庞打上了亮光,轮廓分明。紫色长发高高竖起,随着动作甩动着,仿佛另一个在跳跃的精灵。就算一个人又唱又跳,飒马也轻松地稳住了呼吸,长久锻炼出的充沛体力让他此刻愈发得心应手。


薰有些看呆了,他没想到他的社团后辈一个人也能做到如此高水准的地步,红月真是培养出了一个了不起的接班人。


薰忍不住随着人群往前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前排。“薰君?”薰正看得出神,只听旁边一个举着荧光棒的少女带着惊讶小声呼唤她。啊,是前阵子刚被他甩掉的女孩子啊。


看着女孩手里红月的应援扇,薰有些诧异:“原来你是红月的粉丝?”


女孩早已把目光重新投向舞台,一边挥着荧光棒一边搭话:“是呀,我一直都是喜欢红月的。啊,薰君的UNDEAD也是有关注的啦,但相比摇滚我更喜欢古风。今天来是想看三个人的红月的,不知道为什么舞台上只有神崎君一个人,红月该不会已经换代了吧?那样太悲伤了。”


薰一时有些语塞,看着女孩明明满心不安,还是用力地给飒马热烈的应援,突然有点抱怨起敬人和红郎了。为了修复晃牙和老零的关系在这个返礼祭大闹了一场,却将自己的后辈和粉丝置之不顾。这姑娘明显是冲着红月来的,恐怕还不知道红月中的另外两个已经和他组成一支别的队伍在参演,还在满心期待着他们的“惊喜”登场。


真是,这都是什么事啊……


“你还有多余的荧光棒吗?”薰突然问。


女孩愣了一下,点点头将手中另一根荧光棒递了过去。随后薰就在周围人诧异的目光中突然大声“嘿嘿嘿”的应援了起来。UNDEAD是红月的老对手了,这首百花缭乱也听了无数次,该怎么应援他全知道。回过头看见女孩和同伴们愣在当场,他勾起笑容:“愣着做什么,这不是你们最喜欢的红月吗?虽然现在只有飒马君一个人,但如果你们把他送上夜间演出的话,将会是你们想看到的完整的三人红月了。哎呀,我这可是剧透了,记得保密哦♪。”说着还眨了眨眼睛。


这么大声,哪里是什么秘密。仿佛是被薰的话鼓舞,人群的热情一下被点燃,姑娘们纷纷举起应援物,大声喊着飒马的名字开始整齐划一地打call。台上的飒马有一个瞬间的失神,与薰的目光短暂相交,又很快移开。此时来到曲中,飒马收起樱花扇,从腰间缓缓抽出爱刀,在音乐的催动下跳起了剑舞。


这和薰所熟悉的那段剑舞有些不同,听阿多说飒马这段时间去深山闭关,苦练技艺。眼前他所看到的这段剑舞,比之前更加激烈更加畅快,飒马用上了脚步的力量在空中腾飞三次,刀光划过弧形,刀尖指向之处换来一阵又一阵激动的尖叫和掌声。这段剑舞实在太过精彩,薰身边的妹子们喊到破音也无法停止兴奋。


薰也忍不住在心底一片赞叹叫好,不由羡慕起敬人和红郎,竟然养出了这么优秀的后辈。他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和渴望,哪怕一次也好,他想和飒马一起共演一次。


冲动战胜了理智,薰大步走到台前,就在舞台下,跟着伴奏和舞台上的飒马一起唱起了最后一段。歌词他都会,动作他都会,这首歌他熟悉到飒马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稍稍走了个音也被他敏锐地听了出来。


没关系,你不是一个人,他在心里悄悄说道。


他现在位置如此特殊,不在舞台上,不在舞台下,他是个连结演出者和观众的中间者,裁判不能把他怎样,他没有违反规定,他只是个比任何人都要狂热的红月粉而已。


此刻自己在面对观众因而背对着舞台了,他可爱的后辈现在是什么表情呢?他看不见,好想看,但是不行,不行,克制住。为了他向红月粉丝们许下的那个诺言,他一定要把飒马送上夜间舞台,这算是他为喜欢的后辈送上的最后一份大礼吧。


抱歉了啊莲巳、鬼龙,这一刻你们的后辈是属于我的。我将和他一起让红月的名字刻在眼前这些观众的心上。谢谢你们为我家的孩子们操碎了心,礼尚往来,我也为你们家的孩子做点微不足道的贡献吧。


音乐停了,掌声经久不衰,薰回过头看向舞台,少年直直地回望过来,四目再次相交。薰对飒马抛了个媚眼,趁着学弟又羞又气的空档猛然转身,举起了双手高呼:“红月!”


“红月!”“红月!”“红月!”台下的应援一声盖过一声,仿佛红色浪潮滚滚袭来。


红月一回战,顺利晋级。

银爵是你吗(bushi

我喜滋滋的吃着个人珍宝,终于在空间发表薰飒的好,结果被亲友ky了一波。
还在现实中和我当面说出“讨厌薰飒”,甚至强调“薰哥是直男你不能强行掰弯他,他喜欢的是女孩子,我永远爱薰杏。”这样的话,甚至热潮冷讽飒马。
我真的很生气。

怎么说吧,我自己圈地自萌还能被如此无理打扰,实在是太难过了。

良辰:

【薰飒】

表情包魔改

之前做的表情包也一起发上来好了

我就……悄咪咪(…。

从我书包里出来啊蠢货ε=ε=( ゚Д゚)ノ